百度统计和谷歌广告

沭阳县卫健局局长包庇下属医院看沭阳的官场腐败

荆菁     光辉        

最近中央几家媒体,同时接到了江苏省沭阳县人民医院的股东张晓栋的投诉信。信内言说,要向大家反映一条重要的新闻线索。他说:2003年3月,张晓栋、张汉乐和周业庭根据事先签署的三方协议,推举周业庭举牌,在沭阳县公安局三楼会议室拍卖会上,举牌买下沭阳县人民医院。股权分配:周业庭28.33。张晓栋28.34,张汉乐28.33。8年后,也就是2011年7月,作为医院院长周业庭用了种种手段行贿政府官员,伪造章程和董事会决议,官商勾结非法侵占了张晓栋、张汉乐的股权。侵占后,周业庭持股100%,

张晓栋、张汉乐只能将此事诉诸法律,但在但在一审胜诉,中院判决,高院裁定,均确认了沭阳县人民医院举办者身份之后,沭阳县卫健局对当事人依据生效的中院判决、高院裁定所提出的申请,置之不理,互相推诿,4年过去了,还是在继续推诿中,把一个简单的事情生生搞成了一起信访案件。

对于法院已经生效的判决、裁定,是否应该被尊重、被执行,在一个法治国家,这似乎不应该是个问题。记者一行三人走访了县委宣传部、沭阳县卫健局和沭阳人民医院,对这一事件进行了新闻调查。

漫长的维权路  诉讼5年历经三级法院审理讨回股权

2003年3月28日,《宿迁日报》第四版上刊出一份拍卖沭阳县人民医院的公告。这家县级综合医院,医疗用地面积4.4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3.22万平方米,设有临床科室28个,医技科室12个,床位400张。

张晓栋、张汉乐与时任沭阳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的周业庭,(三人为同学)经过共同谋划,共同出资,成功中标,并经营管理。2003年10月至2008年12月,张汉乐担任了医院董事长,周业庭担任院长。

2004年3月3日,沭阳县人民医院召开了由上述3人参加的股东会,一致同意医院原始股本1000万元增加到2000万元,调整后的出资比例,张晓栋28.34%,周业庭28.33%,张汉乐28.33%,其余300万元,占总股本的15%,由股东会吸收其他股东。同日,医院向3人发放了由3人签名并盖有医院印章的股权证,并制作了股东花名册。

但让张晓栋、张汉乐两位股东大为吃惊的是,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沭阳县卫计委早在2011年8月12日,宿迁市卫计委《关于变更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的批复》,却将医院股份100%都记在了周业庭名下,而他们被排除在股东之外。

2012年,股东之一的张汉乐将沭阳县人民医院、医院法定代表人周业庭告上了法庭,另一投资人张晓栋作为第三人参加了诉讼。2014年9月,沭阳县法院作出判决,认为沭阳县人民医院作为民办非企业单位,原被告及第三人通过竞买方式获得医院的全部产权及经营管理权,且已支付对价,沭阳县人民医院2004年3月3日出具的股权证和股东花名册合法有效,依法判决原告享有沭阳县人民医院28.33%的出资额,第三人张晓栋享有28.34%的出资额。

一审判决后,被告提出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进一步查明了张汉乐、张晓栋参与了沭阳县人民医院竞买过程中出资资金筹集和医院的经营管理。2015年4月,宿迁中院维持原判。

二审判决后,被告周业庭不服,提出再审申请。2016年12月29日,江苏省高院作出(2016)苏民再438号裁定书,对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依法进行了确认,即认定张汉乐、张晓栋、周业庭分别占有沭阳县人民医院的股权为28.33%、28.34%、28.33%。

省高院并认为,本案中张汉乐、张晓栋要求确认其享有沭阳县人民医院相应出资份额的实质是张汉乐、张晓栋要求确认其成为沭阳县人民医院的举办者,而确认和变更举办者属于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的行政许可内容,不属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张汉乐、张晓栋可就此向有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处理。至此,历经5年,张汉乐、张晓栋终于在法理层面讨回了在医院的股权。

离奇拖延术   沭阳县卫健局一手遮天法理难容

一拖4年,沭阳县卫健局就是拖着不办

有了生效的判决和裁定,张汉乐、张晓栋大大松了口气,以为到主管部门办理变更是很快很顺的事。但他们错了,直到现在,他们的变更申请还在两级卫健部门领导的桌子上。

张汉乐、张晓栋收到判决书后,以省高院作出的民事裁定内容为由,要求宿迁市卫生计生委给予张汉乐、张晓栋享有沭阳县人民医院股权份额审批。

2017年3月8日,宿迁市卫计委给予了张晓栋答复,表示:宿迁市卫计委已经多次作出解释,江苏省高院作出裁定后,宿迁市卫计委便多次帮助联系沭阳县人民医院法定代表人,希望他们能协商解决。

同年4月7日,针对张晓栋的信访,宿迁市卫计委回复,投诉中所涉及的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各方,周业庭、张晓栋、张汉乐等股东应依法召开医院股东会议,报县业务主管部门审查后,再报市级登记机关依法审查登记。

4月10日,张汉乐、张晓栋就此又向沭阳县卫计委递交了申请。县卫计委是什么态度呢?两个字:推拖。

经过江苏省高级法院裁定(江苏省高院民事载定(2016),各方当事人对二审审理查明的事实均无异议,依法对我们的股权身份予以确认。在法院载定第22页指出,具体确定身份的事宜要由当地政府主管部门负责处理。根据高法的判决,当事人多次找到沭阳县卫健局局长刘刚要求办理,但他先后以七种理由予以推诿,一是说看不懂法院判决,需要司法解释;二是说这是以前的事,他管不了;三是说是前卫生局局长批的,与他无关;四是说让当事人去市卫健委去办理;五是说要请示领导,他说了不算,要领导批示表态;六是说如果为当事人办理上报材料,对方周业庭就会告他;七是说如果办理还必须要有三人签字,医院盖章。诸如此种,等等等等,总之就是以各种理由拖着不办。在当事人多次投诉之后,刘刚又打太极给出具了一份答复意见,表示:前卫生局长批准周业庭持股100%是越权,我现在把它撤销,其它事与我无关,要确权去找市卫健委。

根据省高院裁定及市卫健委相关文件规定,既然沭阳卫健局批错了,就应该有错必纠,就应该为我依法确权,而不是光撤不纠推卸责任。宿迁市政府2018年8月9日对此事举行了专题会议并下发了第37号会议纪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15日专门召开审委会,集体研究认定省高院裁定对二审认定的事实依法予以确认,而二审确认的事实就是对沭阳人民法院针对沭阳县人民医院各方当事人的出资认定。刘刚亲自参加了会议,但仍以会议纪要没有把具体出资内容写进去为由不予办理。这是明显有错不纠、有法不依、新官不理旧帐、玩文字游戏。

基于股东权的法律规定及生效法律文书,2015年7月10日,沭阳县人民医院召开临时股东会,周业庭经通知缺席会议,张晓栋、张汉乐二人出席会议并决议:选举张晓栋、张汉乐和郝超男组成新一届董事会,任期三年;选举张晓栋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任期三年,周业庭不再担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责成周业庭协助办理股东变更登记及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此后进行了登报公告。

但周业庭不予配合,张晓栋、张汉乐根据股东会决议2015年8月4日向宿迁市卫计委提出《关于变更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的申请书》,要求宿迁市卫健委变更2011年8月12日作出《关于变更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的批复》。就是这个批复,将沭阳县人民医院股东100%变更在了周业庭名下。

受张汉乐、张晓栋的委托,在2017年3月2日和2018年4月20日,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分别向宿迁市卫计委并宿迁市民政局发出了《关于有关部门应当依法办理沭阳县人民医院举办者确认、变更登记的法律意见书》,向沭阳县卫计委发出了《关于敦请有关部门依法办理沭阳县人民医院举办者确认、变更登记的律师函》,但三部门均置之不理。

怪事的背后。必然伴随着权权交易和政治腐败

无奈,张晓栋走上了信访之路。在南京和北京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宿迁两级卫健部门负责人的不作为、乱作为和失职渎职。信访部门也将投诉情况不断向宿迁、沭阳两级政府反馈。此事也引起了时任宿迁市委书记张爱军的重视,先后两次作出批示,要求涉事各方”不要推拖”。2018年8月。薛副市长召开市里有关部门(包括民政局、卫计委)以及沭阳县政府领导参加的协调会,专题研究沭阳县人民医院的信访问题,要求各相关部门不犹豫、不推诿,”沭阳县要切实履行属地主体责任”。

此事也引起了新闻媒体的重视,《民主与法制》《法律与生活》以及法制网,都进行了长篇报道。

当地群众笑侃沭阳县卫计委有”冰火两重天”的效率:在确认周业庭100%股权的回复上”积极作为”,在落实省高院裁定、确认张汉乐、张晓栋涉诉医院举办者身份问题上消极怠工。一篇报道如此指出。

但媒体的监督、市委领导的批示都不起作用,沭阳县卫健部门仍然找各种理由推诿。

据张晓栋反映,这个刘刚因为违纪刚受过处分。2020年12月22 日,江苏省纪委监委的公众号”清廉江苏”刊登《江苏省纪委通报五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典型问题》,刘刚赫然在列。通报称:”2013年起,刘刚在先后担任县计生局长、卫计委主任、卫健局局长等职务期间,借用下属卫计中心主任高某私家车长达7年未支付费用,且车辆的保险、保养、年检等费用仍有高某承担,直至组织调查其相关问题时才退还车辆。2020年11月,刘刚受到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

 张晓栋说,刘刚的问题远不止这些。近些年,宿迁两级卫健部门领导问题不断,且一些案件都涉及沭阳县人民医院个别人。宿迁中院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2009年至2011年,周某庭分3次给宿迁卫生局局长葛某某行贿6万元,葛某某因受贿罪被判刑。另一份涉及原沭阳县委书记蒋建明受贿罪的判决书显示,原沭阳县卫生局局长王益学行贿蒋建明10.5万元,受到党纪政纪处分。而王益学正是那位变更医院股权、让周业庭占股100%的卫生局长。

“正常的程序是由沭阳县卫健局向宿迁市卫建委报送经过其核准的关于各个股东的具体资料,然后由宿迁市卫健委核准后转宿迁市民政部门具体办理股权登记手续。沭阳县卫健局宣布废止了周业庭100%的股权后,但拒不依照法律判决向市卫健委报送文件,这是严重的失职渎职行为。”张晓栋说,”沭阳县卫健局必须履行职责,给我们一个交代与说法,并请求上级政府及纪检监察部门对此严肃监督执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